您所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黨風廉政 > 江河交匯 古韻今風: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“江蘇實踐”
          江河交匯 古韻今風: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“江蘇實踐”
          時間:2020-11-19  來源:未知

          先輩開鑿的大運河在江蘇蜿蜒約790公里,流經8個城市;廣袤土地、千萬民眾得以滋潤、繁衍。這一古老的水利工程至今澤被后世:沿線常住人口占全省85%、經濟總量占全省91%。一座座城鎮依之而建、緣之而興、因之而美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江蘇因運河而生長,因運河而興盛。

          作為大運河的生長“原點”,也是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示范重點。近年來,江蘇以頂層設計引領保護傳承利用,全力打造高品位的文化長廊、高顏值的生態長廊、高水平的旅游長廊,昔日溝通南北的交通動脈,化作“爭當表率、爭做示范、走在前列”新江蘇的精彩實踐。

          水運:因“運”而生,因“運”而盛

          “吳城邗,溝通江淮。”——《左傳》

          公元前486年,吳王夫差下令修建邗溝,欲以水路溝通江淮,爭霸中原。無人料到,這個原本為軍事目的落下的第一鍬,最終成為一項澤被千秋偉大工程的重要起筆。

          原點在江蘇,但運河之于江蘇,意義不止于此。

          前門上橋逛街,后門洗菜下船,倚窗晾衣養花,靠岸下棋喝茶。以河為生,因河設市,無錫南長街上的每家每戶都是“前街后河、前店后坊”。大運河塑造了獨特的“江南水弄堂”格局,也融入人們的成長記憶。

          常州青果巷有“江南名人第一巷”之稱。這條運河畔不長的巷子里,走出了將近百名進士,以及實業家盛宣懷、小說家李伯元、愛國實業家劉國鈞、國學大師趙元任、語言學家周有光等知名人士。

          生命,因水而生;城市,伴水而興。

          1895年,愛國實業家張謇看中運河邊唐閘古鎮優越的地理位置,興建了大生紗廠。此后幾年,他陸續興辦了磨面、榨油、制皂、冶鐵、桑蠶染織等實業,創辦了幼稚園、小學、中學、職業教育和大學。不起眼的江邊小鎮日漸繁榮,贏得了“小上海”“小漢陽”的稱譽。

          “水運富民,民富城興。沒有大運河,就沒有沿岸城市的今天。”南通市委書記徐惠民介紹,唐閘古鎮昔日斑駁廠房已變身1895文化創意產業園,吸引了40多家創意設計類公司入駐。大運河換了方式,仍在為古鎮注入生機。

          打開江蘇地圖,大運河江蘇段縱貫南北約790公里,溝通長江、淮河、故黃河,串聯太湖、高郵湖、洪澤湖、駱馬湖等;串聯起9座國家創新型城市、38個國省級開發區,經濟總量占全省91%,滋養了千年繁華富庶;沿線分布著54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、鎮、村,漕運文化、鹽業文化、園林文化薈萃,高峰迭起。

          從歷史中走來,運河沿線至今仍是江蘇的經濟重心、美麗中軸、創新高地。由此,建設大運河文化帶,江蘇理應走在全國前列。2019年2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規劃綱要》,標志著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。同年12月,《江蘇省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實施規劃》出爐,在全國率先構筑起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“四梁八柱”:

          成立省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工作領導小組,由省委書記任組長,省長任第一副組長,省直17個責任部門和11個運河相關設區市齊抓共管;編制出臺全國首部地方性法規《江蘇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促進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決定》;編纂出版全國首部運河通志《中國運河志》;設立全國首只、初始規模200億元的大運河文化旅游發展基金;發行全國首支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專項債券,規模23.34億元,用于資助13個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項目……

          行走沿線城市,“運河牌”已經成為各地的“先手牌”“必殺技”?;窗泊蛟?ldquo;運河之都”,揚州做靚“運河原點”,蘇州再繪“姑蘇繁華圖”……大運河還為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提供了一把“鑰匙”,泰州被納入運河文化旅游節點城市之后,“溱潼會船”“溱湖八鮮”吸引了更多游人,文旅融合富了百姓。

          江蘇省發改委負責人介紹,運河不僅串聯吳文化、淮揚文化、楚漢文化和江海文化,還溝通揚子江城市群、江淮生態經濟區、淮海經濟區三大重點功能區。因此,大運河文化帶建設也是江蘇構建“1+3”重點功能區戰略、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支點。

          從古至今,運河決定城市興衰,更與國運息息相關。

          “要把大運河文化帶江蘇段打造成先導段、示范段、樣板段,統籌保護好、傳承好、利用好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,努力打造最美麗、最精彩、最繁華的江蘇名片。”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強調,這不僅是彰顯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重大使命,更是推進江蘇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。

          水蘊:江河交匯,綠色新生

          位于揚州的江都水利樞紐,一塊刻有“源頭”字樣的石碑靜靜矗立。每年,有150億立方米左右的長江水從這里輸出,潤蘇北、濟齊魯,最終送至千里之外的華北地區。

          南水北調,成敗在水質。“源頭”二字,責任重大。

          治水的辦法在“岸上”。作為長江和運河的交匯城市,2013年以來,揚州沿南水北調東線輸水廊道規劃建設了1800平方公里的生態走廊,將沿江岸線的82.4%劃為岸線保護區和控制利用區;把沿江縱深一公里范圍內3.86萬畝土地列入限制和禁止建設區;推動沿江化工產業退后一公里,關?;て髽I263家;將唯一的化工園區產業規劃面積從22.6平方公里壓減至9.3平方公里……實現了水源地生態保護從“一條線”到涵養“一大片”。去年4月,南水北調源頭公園正式開放。

          徐州是南水北調東線在江蘇境內的最后一關,運河邊的窯灣古鎮鼎盛時曾有十多個省的商會和會館匯集。近年來,這座曾以水泥建材、電力、煤炭、化工為支柱產業的城市,一邊源頭控污、清淤疏浚,關閉100多個散貨碼頭,一邊將大運河引入腹地建起新沂港,發展內河集裝箱運輸,未來貨物到達西南、沿海和蘇南的成本可節約15%至30%。

          “投入上億元治污,拆除上億元規模的產業,看起來是‘傷元氣’,實際上是為綠色發展‘增底氣’。”江都區委書記張彤說,以生態保護的基點為高質量發展尋策問道,不斷挖掘和放大生態保護的綜合功能,綠色發展的甜頭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除了生態倒逼,江蘇還高度重視文化引領綠色發展的積極作用。

          地雄吳楚東南會,水接荊揚上下游。長江和運河在江蘇的另一個交匯點位于鎮江。西津渡自三國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,也是北人南下渡江第一站。歲月變遷,北岸的古瓜洲已全部坍塌于江中,南岸則開始淤積。

          在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的過程中,這里變得既古又新:論古,西津渡歷史文化街區是鎮江文物古跡保存最多、最集中、最完好的地區。論今,2020年西津渡舉辦了持續五個月的藝術生活節,新銳藝術家和青年匠人們將潮流文化創造性地融入了千年古街。西津渡運營部經理仲純介紹,未來,這里將成為匯集青山、綠水、人文精華的國家級示范綜合旅游度假區。

          在古代,大運河是流金淌銀的交通命脈,如今,成為建設“爭當表率、爭做示范、走在前列”新江蘇的重要路徑,有效支撐著集約發展、綠色發展。

          據統計,2019年大運河江蘇段的貨運量高達4.9億噸,相當于8條京滬高速公路或3個三峽船閘,占全省綜合交通運輸總量20%。同時航運能耗低、用地少、污染小,每年節約燃料約70萬噸,節約污染成本240億元。

          綠水長流的景致再現,百姓重新吃上了“風景飯”。宿遷的餐飲企業老板孔祥亞從小在運河邊的蘆葦蕩里玩耍成長,近來,野生蘆根、蒲白、蘆蒿重現,他記憶中運河模樣回來了。“運河魚頭餃子又回到了餐桌上,我每天得為十多桌客人準備這道招牌菜。”

          水韻:文明互鑒,源遠流長

                 今年是紫禁城600歲生日,9月28日在揚州舉行的世界運河城市論壇上,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單霽翔帶來了他的新書《大運河漂來紫禁城》。

          單霽翔說,作為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、保存最為完整的紫禁城,僅靠北京本地的建筑材料顯然不夠。其余的磚石、木料等物如何運抵北京?相當一部分是順著大運河“漂”來的,其中很多是蘇工蘇作。

          如今,蘇工蘇作仍“活”在運河畔。

          大運河穿流而過,蘇州歷來手工業繁盛。記者走進位于吳中區的蘇州工匠園,這里正在進行一場新品直播。負責人介紹,在弘揚傳統文化的同時,園區正在打造線上線下互動的新零售模式,幫助蘇州工匠更好地對接文化消費市場,帶動產品迭代創新。

          同樣得到運河滋養的南京,也留下了大量的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。南京市文旅局局長金衛東表示,南京正著手編制運河文旅發展規劃,推動運河文化“活”起來。

          運河所經之處,皆有故事與風俗。除了文化作品傳承至今,其精神遺產更是生生不息。

          淮安因漕運而興,是南北水運的樞紐,東西交通的橋梁,素有“七省咽喉”之稱。近年來,這座城市深入挖掘運河文化所蘊藏的時代價值,將大運河開放包容的特質凝練成“包容天下,崛起江淮”的新時代淮安精神,昔日的“運河之都”煥發出新時代風采。

          穿越古今,溝通中國。從古代到當代,能夠“讀懂”大運河的不僅是中國人。

          元代,意大利旅行家馬可·波羅在《馬可·波羅游記》中,記錄下自己在運河城市的游歷見聞,在歐洲及世界引發了巨大反響。到了現代,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分布著520條運河,沿線近3000座城市有著類似的運河記憶,也面臨著類似的挑戰與機遇。

          2014年,大運河申遺成功后,歌劇《運之河》從瑞士日內瓦開啟了國內外巡演之旅,沿途受到中外觀眾歡迎。該劇以大運河的開掘、通航為經,以隋、唐的朝代更迭為緯,呈現大運河賦予家國命運的現實思索。瑞士著名音樂家克伊奈·米歇爾看完歌劇后評價道:“《運之河》用歌劇藝術的形式呈現大運河貫通南北的開鑿歷史,雖然講的是中國歷史故事,但采用現代音樂的表達形式,歐洲人會從這樣的演出中,感知中國。”

          “以運河為聯系紐帶,結成全球運河共同體,為可持續發展尋找世界級的答案。”在內河航道國際組織主席大衛·愛德華茲·梅看來,這正是運河申遺的意義所在。

          2007年,第一屆世界運河城市論壇在揚州開幕;2009年,世界運河歷史文化城市合作組織在揚州成立。十多年來,多國駐華使節、全球運河管理者和專家學者共商、共建、共享運河保護與發展的探索與經驗。到今年,合作組織的會員已經從最初的13個,發展到153個,其中國外城市會員46個,遍及五大洲。

         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,文明因互鑒而豐富。江蘇省省長吳政隆說,在不斷擴大的“朋友圈”里,江蘇正用世界語言講述運河保護的城市故事、中國智慧,讓大運河這張金字名片在世界舞臺上更加熠熠生輝。

          初冬的揚州,層林盡染,水碧天藍。城市南部的古運河三灣濕地公園內,112.3米高的大運塔與大運河博物館構成巨型船只造型,傍河眺江,雄姿巍然。未來,這里將成為中國大運河的全線新地標。

          江南北國脈相牽,隋代千年水瀠漣。悠然流過千載的大運河及其燦爛文明,不僅留存于博物館、歷史遺跡、人們回憶中,更鮮亮地活在當下。

          国产精品久免费的黄网站,成人内射视频,自慰人妻AV,国产精品 p